每个摄影师都是哪吒,最后却活成了敖丙

Time: 2019-08-08 14:08 Browse:0Share:

  一入摄影深似海 从此江湖不平静

 

  不知道第几次,摄影师君君又拒绝了一个朋友的邀约,这是本月的第6次,这是2019年的第30次。

 

每个摄影师都是哪吒,最后却活成了敖丙

图源自黑光图库 李轩逸

 

  君君喜欢摄影,喜欢用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,留存一些值得留存的影像,在朋友圈小有名气。君君就这样被盯上了。“我们出去游玩,来拍几张呗”,“公司组织野炊,来拍拍吧”,这样的要求不胜枚举。

 

  拒绝了,背后被拒绝的人总是嚼着舌头,“不就是会捏个影儿,装啥大拿”,“要是我有相机,肯定拍的比你好,你还拽着不去”;不拒绝,去那些跟生活毫不相关的场合,拍着毫不相干的人,不但免费,还得装着和蔼可亲的面貌,不胜其烦。

 

  曾经,每个初入行的摄影师都是抱着远大的理想,拍糖水片绝对不是他们的初衷,他们就是要独立思维,拍出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和看法,以期获得思考和共鸣。这点,和最近大火的哪吒很想,自我却又超燃,宁愿燃烧自己,也渴望用作品得到更多人的认可。

 

  负增长的摄影师 莫名地背负枷锁

 

  在所有传统平面媒体中,摄影从来都不是占据主导地位。一线的采编部室,摄影部是一个很尴尬的存在。在地市级的平面媒体,摄影部好像一直是被轻视的那一个。虽然,经常有一些报道最出彩的地方在于摄影作品会说话,但却总是被忽略,导致一些地市级的摄影部经常闹出光杆司令的笑话。

 

每个摄影师都是哪吒,最后却活成了敖丙

图源自黑光图库 李轩逸

 

  在很大一部分群体的眼里,摄影就是器材的堆砌,不需要有专业的人才。一幅好的摄影作品,是会说话的,透过作品是可以看到一个丰富的故事在娓娓道来,这期间,摄影师付出的努力是那些靠政府文件汇编吃饭的人难以体会的。摄影的成本之高,有时远超文字。创作必须到现场,要凭借几十年的知识储备找到最合适的新闻点去表现,要对整个事件有最全面清晰的认知,才能得到一张相对满意的作品。可以说,任何让摄影师免费帮忙的都是耍流氓,因为,好多摄影师已经在负增长,他们创作已经是在输出金钱、见识、精力的负增长。

 

  蹭一波热点,每个摄影师都是哪吒,却生生活成敖丙的样子,背负着沉重的枷锁,与本心背道而驰,越走越远。


上一篇:sipa档案影像:奥黛丽·赫本诞辰90周年,天使在人间
下一篇:新零售基因下的朕在拍照照相馆
友情链接: